精彩都市小說 貞觀俗人 txt-第912章 十年之約讀書

貞觀俗人
小說推薦貞觀俗人贞观俗人
午后,阳光正暖。
李世民本来正在御书房处理政务,却硬是被女儿长乐公主李丽质拉到了皇后的立政殿。
殿前,明黄而又温暖的阳光照在公主的背上,头顶一行大雁排成人字飞过天空,公主修长身姿,正手拿着一把锅钞在熟练的翻炒着,锅里冒着热气。
长孙皇后拉着皇帝坐下,“五娘今天要展示厨艺,好好孝敬咱俩,今日有口福了。”
锅里大虾翻滚,烧红的虾,嫩绿的葱,黄色的姜片。
李世民笑笑。
长孙皇后凑到他耳边悄声道,“秦琅从广州派人送了一些冰镇海鲜过来,千里迢迢的送到长安冰还没化呢,跟刚捕的一样新鲜。”
李世民道,“这锅也是秦琅送来的?”
“那倒不是,这锅虽然是广州佛山产的广锅,但早就已经畅销京师,据说长安百姓排着队抢广州佛山来的铁锅呢,都一锅难求了。”
【送红包】阅读福利来啦!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!关注weixin公众号【书友大本营】抽红包!
望着手法娴熟的女儿,李世民有些感慨,“转眼间丽质都已经长的这么高挑了,厨艺都已经这么了得了。”
“嗯,是啊,一转眼都要到出嫁的年龄了。”
长乐公主今年已经芳龄十三了。
“当初跟秦琅订下十年之约,明年可就到期了。”
皇后笑着道,“五娘天天盼着呢,盼了一年又一年。”
“那个秦琅,还真有本事,朕的女儿,心都早让他拐走了。”
公主那边很快炒好了大虾,装入精致的瓷盘中端过来,“父皇,母后,尝尝女儿的手艺!”
“颜色挺好看的。”李世民突然有些酸。
“南海中捕捞的大海虾,很鲜呢。”公主笑呵呵,“三郎信里说这海里的大虾肉质鲜美,最好的吃法其实就是直接白灼,那才最能吃到虾的自然鲜味。”
李世民接过公主递过的筷子,夹了一只尝了下,这比巴掌还大的虾吃起来确实非一般的嫩,公主虽然是炒的,但也一样美味。
“好吃!”
公主得了夸奖,十分高兴,“三郎说喜欢吃虾,以后我定好好烧给他吃。”
李世民无奈,“阿爷也喜欢吃啊。”
“那女儿以后也常烧给阿爷吃。”说着,还双臂绕到李世民颈上,跟他撒起娇来。
“阿爷,三郎什么时候回长安啊?”
“怎么,就等不及要嫁人了?按十年之约,还有一年呢。”
“哪有,就是三郎奉旨出京一走就是两年了,哪有这么差使人的嘛。”
李世民不乐意的道,“这事可不怨我,我可是三番五次的让秦琅回来,是这小子总跟我节外生枝,一会又是句町叛乱,一会又是什么和蛮造反,我本来说要让他回朝,都准备让他挂帅统兵北伐的,这小子却说岭南大乱之后,如今需要有大臣镇守。”
“女儿才不信呢,定是阿爷不让他回来!”公主嘟起嘴来。
长孙皇后把女儿拉到身边,“三郎是朝廷重臣,如今镇守边疆,有事当然不能说回就回的。”
“可女儿都好久没见到三郎哥哥了。”
“真是女大不中留,留来留去留成仇啊,丽质啊,那小子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,你居然对他那般中意?朕可听说这家伙向来风流成性,到了岭南可也惹出几身风流债来呢,朕都打算好好向他问罪,你却还总向他说话。”
丽质却对这些不以为然,“这有什么,男人姬妾成群本是自然,女儿反正是要做三郎正妻大妇的。”
大唐也没有说皇家公主下嫁驸马后,驸马不能另纳妾的。
李世民望着替秦琅说话的女儿,真是亭亭玉立,李家有女初长成,还没出嫁,就开始向着外人说话了。
想想就有些心堵的慌。
一顿大虾,倒是吃的有些食不知味。
尽听着女儿如何夸奖秦琅怎么有本事了,这锅是秦琅在广州建的佛山镇办的铁厂所铸,因其款式新颖,材料精良,工艺精湛,还价格实惠而如今卖火长安一锅难求,公主都免费给广锅打起广告来,说这铁锅如何炒菜不粘,如何受热均匀。
就连装菜的盘子,都是秦琅家在江南西道景德镇烧制的青瓷器,天青色的瓷器也是独领风骚,万众喜欢。
还有丽质做菜时炒糖色的冰糖,提鲜的白砂糖,也都是来自交州武安府秦家。
长乐现在真把自己当成了秦家妇了,用的样样都是秦家物。
“这锅看着确实不错,看着轻薄,但打制精良,想不到这样一口锅,居然只卖这么便宜的价,原来长安如此相仿的铁锅,可是数倍不止啊。”
李世民感叹。
坐了会后,李世民返回甘露殿继续办公。
进殿。
政事堂宰相们已经在此等候了,下午有御前会议。
“让诸爱卿久等了,刚长乐公主非叫朕去吃饭,说岭南秦琅又给她送来不少好东西,便借花献佛亲自烧一桌菜给朕尝尝,耽误了。”
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貞觀俗人討論-第912章 十年之約分享
李世民笑着跟宰相们打招呼,然后道,“我顺便给诸位爱卿捎了点来,一道白灼大虾,一道清蒸螃蟹,另外还有椰子,大家也都尝尝。”
内侍提着食盒进来。
宰相们有些意外。
长孙无忌却是看着这些红通通的大虾螃蟹笑道,“想不到长乐公主还有如此了得的厨艺,臣定要好好尝尝。”
白灼虾和清蒸蟹其实也不需要什么厨艺,但其它宰相却也没谁反驳,一位皇家公主,能够有这孝心就不错了,更别说亲自动手能力了。
魏征抱过一个椰子,拿着麦管吸椰汁,越吸越有味道,他以前以为这世上最美好的食物应当是来自泥婆罗的波菜,谁想到,原来世上还有一种叫椰子的东西这么好吃。
鲜,甜!
长孙无忌和高士廉爷俩在吃螃蟹,动作熟练,姿势优雅。其实中原早就有吃螃蟹的传统了,不过这玩意一般都是贵族士大夫们喜欢吃,就跟喝茶一样,能吃出花样来,还显出优越感。
侯君集跟尉迟恭、张亮这三位大老粗就不碰螃蟹,看着张牙舞爪的,那么大的蟹,也看不出哪里有什么肉,还不如吃虾,个大肉嫩。
侯君集以前也附庸风雅吃螃蟹,结果他分不清哪是蟹黄哪是蟹的内脏,也搞不清什么是腮什么是肉,被人嘲讽过后,就再也不吃这玩意了,顶多只吃蟹黄馄饨。
“看样子秦琅在岭南确实呆的很惬意啊,怪不得乐不思蜀,陛下三征五召都不肯回来呢。”侯君集一别吃着大虾,一边还阴阳怪气。
长孙无忌拿着一只蟹爪很优雅的在掏蟹棒里的肉,“你要是觉得那边惬意,正好调你去好了,你之前不弹劾李大亮无能吗,要不你去做安南大都督府长史?要是你觉得没这能力统领一道,那就委屈做个爱州刺史?”
侯君集不吭声,他知道跟长孙无忌打嘴仗是打不赢的。
李世民也抱着个椰子在吸。
“秦琅今年不会回京了,他在岭南还有几件大事要做。”
皇帝并没说秦琅有什么大事要做,但宰相们也没直接问,大多能猜测到估计还是在岭南合州并县、改土归流,增置军府,移民屯垦这些事。
侯君集总说秦琅在岭南瞎折腾,但事实证明,秦琅明明是在岭南大刀阔斧的深入改革,效果还十分明显,所以大家也都很支持秦三郎继续折腾下去。
况且人家秦三郎在岭南折腾,不仅没要政事堂支援一兵一卒南下,这次还反而派来了两万岭南兵,六万岭南壮丁北上支持朝廷。
而岭南的钱粮更是水陆并进,日夜不停的运往中原,输入长安。
这样的岭南,朝廷谁不高兴?
武德中,岭南归附,可实际上朝廷收到半点钱粮税赋,几十个州县多数都是只纳点土贡,更多的连土贡都不纳一点。
相反,朝廷每年还要拨出大量钱粮,用以维持在桂州、广州、交州这些要地的驻军、官吏等的开销。
像如今这样,各种税赋、商税等上缴,岭南三道今年所缴之税赋,已经很惊人了,虽远不如中原,但仅交广几个大港,其税赋已经追上了杭明等江浙沿海之地了。
而且这势头非常猛。
这还仅仅是公面上的,私底下呢,政事堂诸相公,又有谁没在岭南参与工商海贸,这岭南新兴的工商贸易,家家都分了杯羹,这里面的利益可是十分可观的。
连不被秦琅带着玩的侯君集,都自己想着办法,把钱拿给自己的亲家,然后也暗里掺进去了。
这两年,岭南是长安权贵们都在谈的一个新世界,一块大肥肉。
这是党仁弘、周绍范他们在任广州时,根本做不到的事情,所以虽然眼下岭南那边红红火火,但长安的这些相公们,却没有谁说要摘桃子,要把秦琅换掉,因为谁也没有那个实力敢说自己人过去能收拾好那边的烂摊子,能照顾好各家的利益,因此,保持岭南现有的局面,是大家都乐见的。
如今的岭南,其实也还乱的很,水很深,也许只有秦琅那家伙在那边,才能继续把局面控制住,也唯有秦琅,方能让冯盎等岭南土王们,到如今都还没有什么动作。
尉迟恭倒是直脾气,“秦琅不回来,咱们也照样北伐,没了张屠夫,就要吃带毛的猪了?我尉迟恭就不服气,打薛延陀和高句丽,两边战场,我请统兵伐一路!”
侯君集也不甘示弱的请战挂帅。
李世民悠悠的吸着椰汁。
朝廷今年一直在做北伐准备,可到现在,具体挂帅人选,皇帝也还没公布,这让自认为有资格的将领们,都摩拳擦掌,争的十分激烈。
秦琅不回来,倒是又少了个有力的竞争对手了。